麦兔教育网-免费提供在线教育学习及各类职业资格考试资料分享
麦兔教育网 |

澳门葡京在线官网

麦兔教育网

朗轩教育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语文知识 > 课外知识
站内搜索:

最全的歇后语分类

2018-11-20麦兔教育网

  歇后语一般是历史传承下来的,包含范围很广,特点就是应用广、不枯燥、易识记,但比较难的就是有些字容易写错。麦兔语文网小编今天为大家带来最全的歇后语分类,一起来看看吧!

  【歇后语—谐音双关类】

  雨打黄梅头—倒霉。(倒梅)

  半两棉花——免谈。(免弹)

  秃子打伞——无法无天。(无发无天)

  矮子过渡——安心。(淹心)。

  马店买猪——没那事。(没那市)。

  腊月天气——动手动脚。(冻手冻脚)。

  父亲向儿子磕头——岂有此理。(岂有此礼)。

  公共厕所扔石头——引起公愤。(引起公粪)。

  反穿皮袄——装佯。(装羊)。

  孔夫子搬家——净是输。(净是书)。

  孕妇走独木桥——铤而走险。(铤而走险)。

  外婆死了儿子——无救。(无舅)。

  老公拍扇——凄凉。(妻凉)。

  秀才的空棺材出葬----------目中无人。(木中无人)。

  王八中解元----------规矩。(龟举)。

  六月裏戴手套--------保守。(保手)。

  生花生--------------非吵不可。(非炒不可)。

  皮匠不带锥子--------真行。(针行)。

  何家姑娘嫁给郑家----正合适。(郑何氏)。

  和尚的房子----------庙。(妙)。

  河边洗黄莲----------何苦。(河苦)。

  盲人戴眼镜----------假聪明。(假充明)。

  做梦变蝴蝶----------想入非非。(想入飞飞)。

  猴子学走路----------假惺惺。(假猩猩)。

  精装茅台------------好久。(好酒)。

  蜘蛛拉网------------自私。(自丝)。

  瞎子背瞎子----------忙上加忙。(盲上加盲)。

  万岁爷流鼻血--------正红。(朕红)。

  打破沙锅------------问到底。(纹到底)。

  西瓜地裏散步--------左右逢源。(左右逢圆)。

  脱了旧鞋换新鞋------改邪归正。(改鞋归正)。

  麻布袋草布袋--------一代不如一代。(一袋不如一袋)。

  碗底的豆子----------历历在目。(粒粒在目)。

  卖布不带尺----------存心不良。(存心不量)。

  穷木匠开张----------只有一句。(只有一锯)。

  砖窑裏失火----------谣言。(窑烟)。

  灯盏无油------------枉费心。(枉费芯)。

  钟馗嫁妹------------鬼混。(鬼婚)

  粪船过江------------装死。(装屎)。

  黏窝窝掺黄莲--------一年一年的苦。(一黏一黏的苦)。

  药铺裏开抽屉--------找玩。(找丸)。

  癞虾蟆跳水井--------不懂。(噗咚)。

  唱戏的骑马----------不行。(步行)。

  炒咸菜不放酱油------有言在先。(有盐在先)。

  吃饺子不吃馅--------调皮。(挑皮)。

  从河南到湖南--------难上加难。(南上加南)。

  打灯笼搬石头--------照办。(照搬)。

  大水冲走土地庙------留神。(流神)。

  耕地裏甩鞭子--------吹牛。(催牛)。

  孩子的脊梁----------小人之辈。(小人之背)。

  航空兵翻觔斗--------颠倒是非。(颠倒试飞)。

  耗子掉到水缸裏------时髦。(湿毛)。

  老和尚住山洞--------没事。(没寺)。

  货轮出了海----------外行。(外航)。

  火烧旗杆------------长叹。(长炭)。

  黄鼠狼钻鸡笼--------投机。(偷鸡)。

  酱缸裏泡石头--------一言难尽。(一盐难进)。

  井裏放爆竹----------有原因。(有圆音)。

  老母鸡抱空窝--------不简单。(不见蛋)。

  吃人参----------候补。(后补)。

  皮皇帝的妈妈--------皮太厚。(皮太后)。

  千年的石佛像--------老实人。(老石人)。

  牵著羊进照相馆------出洋相。(出羊相)。

  墙上栽菜------------无缘。(无园)。

  扇著扇子说话--------疯言疯语。(风言风语)。

  十两纹银------------一定。(一锭)。

  守著厕所睡觉--------离死不远。(离屎不远)。

  唐僧的书------------一本正经。(一本真经)。

  小碗儿吃饭----------靠天。(靠添)。

  肉锅丢进河----------昏昏沉沉。(荤荤沉沉)。

  王八肚裏插鸡毛------归心似箭。(龟心似箭)。

  寺后有个洞----------妙透了。(庙透了)。

  寿星齐仙鹤----------没路了。(没鹿了)。

  十八个钱放两下------久闻久闻。(九文九文)。

  染房的姑娘不穿白鞋--自然。(自染)。

  后边扎小辫------违法乱纪。(尾发乱系)。

  炉子翻身------------倒楣。(倒煤)。

  饭锅冒烟------------迷糊了。(米糊了)。

  百度记了你的名---妒忌(度记)

  水仙不开花——装蒜

  哑子吃黄莲——有苦自己知(或「有苦说不出」)

  还有一种是谐音的歇后语,他在前面一种烈性的基础上加入了谐音的要素。例如:

  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(舅)

  孔夫子搬家——尽是输(书)

  火烧旗杆——长炭(叹,即享受)

  粪坑关刀——文(闻)不能,武(舞)也不能。

  以下为一些常用的歇后语:

  哑巴吃黄莲——有苦说不出

  秀才遇著兵——有理说不清

  光棍佬教仔——便宜莫贪

  财到光棍手——一去无回头

  盲人吃汤丸——心中有数

  丈二和尚——摸不着头脑

  礼义廉——无耻

  泥水佬开门口——过得自己过得人

  偷鸡不成——蚀把米,即不仅没有占到便宜,反而受到了损失

  茅坑里扔炸弹——激起民粪(愤)

  阎王爷嫁女——鬼要

  以下是一此常见于粤语的歇后语:

  牛皮灯笼——点极唔明

  床下底劈柴——撞板,即闯祸、出乱子

  老婆担遮——阴公,即可怜

  老公拨扇——凄凉(妻凉),即可怜

  单眼佬老婆——一眼睇晒

  冬钱腊鸭——得个睇字

  隔夜油炸鬼——无火气

  番薯跌落风炉——该烩

  湿水榄核——两头唧

  水瓜打狗——唔见咁截

  无掩鸡笼——自出自入

  白鳝上沙滩——唔死一身散,即死定了

  火烧旗杆——有排长炭(叹)

  潮州音乐——自己顾自己

  结他无线(湿水棉花)——无得弹,即无可挑剔

  非洲和尚——乞人憎(黑人僧),即令人讨厌

  卖鱼佬冲凉/卖鱼佬洗身——无生(腥)气

  船头尺——度水

  亚兰嫁亚瑞——累斗累

  太公分猪肉——人人有份

  年晚煎堆——人有我有

  老举埋年结——算数

  蒙古大汗——忽必烈:被打至屁股开花(忽=屁股;烈=裂)

  【歇后语—艰难类】

  一分钱的酱---难烩(会)

  一元钱买担菜---两篮(难)

  一餐吃个大胖子---谈何易

  一面官司---不好打

  一块硬骨头---不好啃

  一碗水泼在地上---难收拾

  一脚踩在桥眼里---上下两难

  人心隔肚树隔皮---难相识

  大海里捞针---不知从何下手

  才学理发就碰上个大胡子---难理(提)

  下雨天背棉絮---越背越重

  下雨天担稻草---越担越重

  马高蹬短---上下两难

  小孩子上楼梯---步步都是坎子

  小孩子喝烧洒---够呛

  小鸡吃黄豆---够呛

  无米之炊---难做

  王胖子跳井---下不去

  从手插进染缸里---左蓝(难)右也蓝(难)

  水中捞月---无处寻

  火烧岭上捡田螺---难得寻

  乌龟摔在靛壳里---壳蓝(可难)

  火钳子修表---没处下手

  火烧辣椒---呛死人

  乌龟爬泥潭---越爬越深

  乌龟爬在门坎上---进退都要跌一跤

  乌龟垫床脚---硬撑

  水煮石头---难熬

  生铁铸土地爷---硬神(撑)

  鸟入笼中---有翅难飞

  丝线打结巴---难解

  羊头插在篱笆上---伸首(手)容易缩首(手)难

  老母猪钻篱笆---进退两难

  老鼠钻牛角---步步紧

  老鼠碰见猫---难逃

  西山出太阳---难得

  百岁养儿子---难得

  地狱里活命---难见天日

  竹山里试犁---寸步难行

  冷锅煮雪---难溶

  沙滩上行船---进退两难

  两手提篮---左篮(难)右也篮(难)

  苏州的蛤蟆---南蟾(难缠)

  针尖上落芝麻---难顶

  泥塘里滚碓臼---越滚越深

  武大郎上墙头---上得去,下不来

  肩膀上生疮---不敢担

  岩缝里的笋---挟得紧紧的

  前有狼后有虎---进退两难

  烂泥路上拉车---越陷越深

  挂着腊肉吃斋---难熬

  赵匡胤爬城墙---四门无路

  哑巴吃黄连---有苦难言

  香棍搭桥---难过

  拳头舂辣椒---辣手

  高梁秆子担水---挑不起来

  热锅上的蚂蚁---走投无路

  赶鸭子上架---难呀

  脑袋长瘤子---后面负担重

  婆婆太多---媳妇难当

  麻雀抬轿---担当不起

  菜勺挖耳朵---下不去

  黄鼠狼带牛铃---叮当(担当)不起

  脚板上钉钉---寸步难行

  鱼网里的山鸡---有翅难飞

  筛子眼里夹的米---上不去也下不来

  絮被上捉虱子---翻不尽

  碓窝子做帽戴---顶(担)当不起

  嗓子里撒把胡椒粉---够呛的

  筷子搭桥---难过

  筷子穿针眼---难进

  榨油房里的铁圈---箍得梆梆紧

  墙头上睡觉---翻不了身

  鼻孔喝水---够呛

  橄榄核垫台脚---横不得,竖不得

  瘸子下山---这步容易下步难

  骑在虎背上---即上难下

  螺蛳壳里做道场---难

  癞蛤蟆垫桌子角---死撑活挨

  篾匠赶场担一担---前后为篮(难)

  豆腐干---压成的

  河中间斩竹篙---两头不到岸

  【歇后语—见识类】

  土地庙里的菩萨---没有见过大香火

  井底下的青蛙---只看见簸箕大的一块天

  从门逢里看大街---眼光太窄了

  坐井看天---见识太少

  眉毛上吊钥匙---开眼

  蚂蚁爬槐夸大国---小见识

  背着八面找九面---没见过十(世)面

  眼睛看在鼻尖上---一寸光

  老鼠子眼睛---一寸光

  眼睛长在屁股上---只看见自己的一堆屎

  管中窥豹---略见一斑

  螺蛳壳里赶场---地方太狭小了

  【歇后语—焦急类】

  上午栽树,下午取材---心太急了

  王八肚子上插鸡毛---龟(归)心似箭

  手榴弹的脾气---一拉就火

  牛踩瓦泥---团团转

  火烧到额头---迫在眉睫

  火烧湿竹子---直爆

  火绒子脑袋---沾火就着

  灯盏无油---火烧芯(心)

  没有庙会了---别挤(急)

  扭紧了发条的闹钟---憋得足足的

  油锅里煮豆腐---越煮越燥

  炒虾等不得红---真性急

  拔苗助长---急于求成

  到水边才脱鞋---事到临头

  狗等骨头---急得很

  兔子上树---赶急了

  说着风,便扯篷---太性急了

  热锅上的蚂蚁---急得团团转

  吃了秦椒烤火---里外发烧

  赶水牛上山---逼到头上了

  晒干的爆竹---有火就大叫

  着火挨板子---两头发烧

  阎王搓麻绳---结(急)鬼

  船上失火---急坏岸上人

  椅子底下着火---烧着屁股燎着心

  硫磺脑袋---沾火就着

  腊月里打赤膊---心火太重

  筒车打水---团团转

  滑了牙的螺丝---团团转

  【歇后语—骄傲自大类】

  丈八的灯台---照见人家照不见自己

  土地菩萨打哈欠---神气

  飞机尾巴---翘得高

  山中无老虎---猴子称霸王

  手电筒---专照别人,不照自己

  头顶上长眼睛---旁若无人

  头顶生目,脚下生手---眼高手低

  龙王爷打哈哈---看你这般神气

  关上门做皇帝---自尊自大

  孙悟空当齐天大圣---自封为王

  寿星老爷卖妈妈---倚老卖老

  泥牛掉在河里---架子不倒

  空棺材出殡---木(目)中无人

  驼子翻筋头---两头翘

  参天大树---高不可攀

  城门楼上挂狗头---架子大

  脑门心长眼睛---望天

  猫尾巴--越摸越翘

  裁逢师傅的尺---只量别人

  喜鹊尾巴---老翘着

  瞎子坐上席---目中无人

  鲢巴头鱼---脑壳大

  戏台上喝彩---自吹自擂

  飞蛾扑火——自取灭亡

  【歇后语—揭露类】

  马尾丝拴饺子---提就露馅

  水边放岩炮---无处藏身

  半天云里跑牲口---要露马脚

  皮匠栽跟头---露了楦头

  此地无银三百两------不打自招

  竹笼抬猪------露蹄了

  秃了头上的虱子------藏不住

  纸里裹火------藏不住

  纸老虎------就穿

  纸糊灯笼------就穿

  狗戴箩筐------藏头露尾

  狐狸尾巴---藏不住的

  烂颈蓑衣---披不得

  柳藏鹦鹉---语方向

  荆柯刺秦王---图穷匕现

  被窝里的事体------瞒不住

  破饽饽------露馅了

  破帽------露头了

  雪里埋人---久后分明

  雪隐鹭鸶---飞始见

  野猪的獠岂---包不住

  提着影戏人上场---好歹别说这层纸

  筛子做门---难遮众人目

  【歇后语—进步类】

  大姑娘送郎------老走在前面

  王胖了的裤带------前松后紧

  水到屋边帆到瓦------水涨船高

  芝麻开花------节节高

  吕洞宾打摆子------颤仙(占先)

  泥鳅上水------争先恐后

  卒子过河------有进无退

  卒子走路------有进无退

  青出于蓝而胜蓝------后来居上

  草鞋无样------边打边象

  倒吃甘蔗------一节更比一节甜

  脱了旧鞋换新鞋------改鞋(邪)归正

  脚踏楼梯------步步升高

  落水麻绳------先松后紧

  暑天里的温度计------直线上升

  短杜的秤------上升得快

  矮子上楼梯——步步升高

  墙上栽花——高种(中)

  鞋帮做帽沿——高升

  鲤鱼跳龙门------高升

  磨子上睡觉------想转了

  矮子放风筝------节节高

  【歇后语—决心类】

  三十年守寡---老等着

  不见棺材不下泪,不到黄河心不甘---死心塌地

  木匠的斧头---方头扁嘴铁心肠

  见了棺材不落泪---硬心肠人

  过江烧船---断了后路

  过河拆桥---不留后路

  吃了秤砣---铁了心肠

  张飞吃秤砣---铁了心

  肚脐上面巴膏药---贴(铁)了心

  项习攻秦---破釜沉舟

  蚂蚁啃骨头---慢慢来

  蚂蚁搬泰山---下了狠心

  胸前挂擂椒槌---杵了心

  铁棒磨成针---全靠功夫深

  麻油苏豆腐---下了大本钱

  绸子揩屁股---不惜代价

  韩信打赵国---背水一战

  隔墙撂肝肠---死心塌地

  舅老爷请春客---奉陪到底

  鲤鱼吞秤柁---铁了心

  【歇后语—空虚类】

  一双皮手套---十指尖尖肚里空

  一颗心悬在半天里---上不了天,落不了地

  三条腿的长凳---不稳

  大肚子不养孩子---尽背虚名

  飞机打飞机---空对空

  飞机上吊螃蟹---没处落脚

  山中竹笋---嘴尖皮厚腹中空

  云端里跑马---脚底空

  水上浮萍---没生根处

  牛皮鼓---声大腹空

  半天云里挂帐子---落不得脚

  半空里翻跟头---不着实地

  正月的萝卜---空了心

  四金刚腾云---悬空八只脚

  架上的丝瓜---越老越空

  朽木搭楼房---不稳

  沙滩上起楼房---不稳

  床上起塔---底子空虚

  豆腐垫脚---做浮事

  纸元宝---内里空

  纸糊的人物---全身皆空

  九两线织匹布---想的稀奇

  韭菜打汤---满锅漂

  修手表的借火钳---夹(架)子大了无用

  高梁秆做眼镜---空架子

  站在竹筒上---空虚

  塘里的浮萍---生根不落地

  墙头上栽葱---扎不了根

  墙上芦苇---头重脚轻根底浅

  睡鞋---底软

  【歇后语—苦闷类】

  小豆子拌干饭---闷起来了

  半夜翻箱子---想不开

  打掉了牙往肚里吞---有苦现不出

  老太太吃粘糕---闷口了

  老婆婆的脚 趾头---窝囊一辈子

  饭甑里蒸黄连---苦闷

  岩缝里的笋子---憋出来的

  金针落海---无出头之日

  黑灯笼里点蜡烛---有火发不出

  和影子交朋友---十分孤单

  【歇后语—浪费类】

  八十岁婆婆拜堂---空费一对蜡烛

  墙嘴上抹石灰---白刷(说)白画(话)

  挑着棉花过刺林---走一步挂一点

  城隍老爷戴孝---白袍(跑)

  拿着豆腐去垫台脚---不顶事

  【歇后语—理睬类】

  十月间的桑叶---谁人采(睬)你

  大水冲了龙王庙---一家人不识一家人

  大水冲了观音菩萨---流(留)神

  六月间的火炉---谁想你

  扫把打钟---响(想)也不响(想)

  戏台上喊阿爸---应的人多

  自行车下坡---不踩(睬)

  纺丝桌面---布里(不理)

  隔日的船票---订(盯)上了

  隔着长江扯媚眼---谁理睬你

  【歇后语—欺软类】

  八哥吃柿子,雷公打豆腐---捡软的欺

  叫化子失了棍 子---狗欺

  老太太吃柿子---专拣软的拿

  鳅鱼的本领---专往软处钻

  【歇后语—奇巧类】

 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---配就的

  土地喊城隍---神呼(乎)其神

  六月里吃萝卜---图新鲜

  六月烤火笼---在奇不在暖

  开园菜---新鲜

  见骆驼说马肿---少见多怪

  打灯笼走铁路---见轨(鬼)

  巧他爹打巧他哥---巧上加巧

  冬水田里种麦子---怪栽(哉)

  刘老老进大观园---看的出神

  过滤了的空气---新鲜

  和尚不吃豆腐---怪斋(哉)

  城隍菩萨的马---不见骑(奇)

  做贼的遇见截路的---赶巧了

  葫芦藤上结南瓜---没见过的事

  黑老鸦白脖子---新鲜样

  腊肉打汤---图新鲜

  大姑娘的荷包--- 花样多

  瞎子寻了个没眼的---赶巧了

  【歇后语—起作用类】

  土地爷坐铜棍---钱可通神

  水缸里养鱼---保活不保长

  中药铺里的甘草---用途广

  乌龟抬轿子---硬扛

  打针拔火罐---当面见效

  冬天火炉夏天扇---人人用得上

  过河的卒子---当小车

  吃猪血屙黑屎---马上见效

  当了将军---就得传令

  没有翅膀的鸟---不能高飞

  玩具店的枪炮---中看不中用

  顺风耳---听得远

  顺风吹火---用力不多

  秤砣虽小---能压千斤

  脑袋上长瘤子---额外负担

  银样枪头---中看不中用

  裁缝师傅手忙---穿针引线

  短杆子秤---起(启)发得快

  塘里无鱼---虾子贵

  锯子锯掉烂木头---摧枯拉朽

  【歇后语—谦虚谨慎类】

  孔夫子搬家---迁书(谦虚)

  手拿鸡蛋走路---特别小心

  司马夸诸葛---甘拜下风

  庙里的菩萨---从来不出门(名)

  拉马不骑---过牵(谦)了

  拽着胡子过河---牵须(谦虚)过渡(度)

  胡子上套索子---自牵(谦)

  独眼龙看书---侧目而视

  麻子照镜子---自我观点

  【歇后语—亲密类】

  千里寄鹅毛---礼轻情意重

  水里的蚂蟥---粘上便难脱

  水桶上安铁箍---难分难解

  刘备对诸葛---无话不说

  吃稀饭泡米汤---清(亲)上加清(亲)

  两个哑子亲嘴---好的没话说了

  油盐罐 子---形影不离

  穿了一条连裆裤---错,错在一起;好,好在一起

  酒店里寻宿处---篓(搂)上睡

  荷花结子---心连心

  壁上挂的春牛---犁(离)不得

  【歇后语—勤劳俭朴类】

  门背后的扫帚---专拣脏事做

  开山平地---积少成多

  乌龟变黄鳝---解甲归田

  抹桌子的布---专拣脏事做

  挑水带洗菜---两得其便

  要饭的借算盘---穷有穷打算

  哑巴讲话---靠手做

  蚂蚁的腿---勤快

  种姜养羊---本少利长

  拳不离口,曲不离口---练出来的

  铁匠的工具---自已打的

  黄牛婆拉耙---尽力来

  常用的铁具---不生锈

  勤劳的蜜蜂---闲不着

  劳劳碌碌的蜜蜂---甜头给了别人

  瞎子打草鞋---摸也摸熟了

  瞎子走路---不分日夜

  瞎子弹琴---手熟

  捡来的麦子打烧饼卖---没本净利

  【歇后语—清楚明白类】

  一雷天下响---处处皆知

  十字街口告示---众所周知

  大年三十吃肉---还用你说

  小葱拌豆腐--- 一青(清)二白

  心里开个窗户---明白了

  天明下雪---明白

  水晶棺材---透明

  手心里的虱子---明摆着的事

  石灰窑里装电灯---更加明白

  司马昭之心---路人皆知

  电灯照雪---明明白白

  西瓜子拌豆腐---黑白分明

  豆腐炒韭菜---一青(清)二白

  豆腐煮猪血---黑白分明

  苍蝇落在饭碗里---黑白分明

  秃子头上的虱子---明摆着

  浅碟子装水---一眼看到底

  单眼看老婆---一目了然

  画匠不给神作揖---知道你是哪块地里的泥

  周文王请姜太公---尽找明白人

  浊水里放明矾---看得见底

  玻璃菩萨---明神

  疾风知劲草---日久见人心

  萤火虫的屁股---亮通通的

  蜈蚣吃萤火虫---心里明白

  【歇后语—清闲类】

  三月鸭蛋---净咸(闲)

  三条泥鳅夹两条给猫吃---图耳边清静

  大头鱼剁了脑壳---咸身子

  大河里洗煤炭---闲得没事干

  六月间的庙堂---鸦雀无声

  孔夫子的徒弟---贤(闲)人

  阴天打孩子---闲着也是闲着

  喝盐开水聊天---净讲咸(闲)话

  盐店里的老板---咸(闲)人

  盐坛子里装个鳖---咸圆(闲员)

  【歇后语—热闹类】

  田鸡婆过垅---好热闹

  戏台下开铺---图热闹

  戏台上看火---热火加热火

  金钢钻包饺子---热闹得钻心

  烧开了的水---沸腾起来了

  半路上留客---口上热闹

  隔岸观火---看热闹

  粥铺里买卖---热闹一早晨

  喝米汤猜拳---图热闹

  端午节的黄鱼---在盛市上

  【歇后语—热情大方类】

  六月里穿毛衣---热心

  六月天吹南风---热对热

  田里的甘蔗---一副甜心肠

  包被子面洗脸---大方

  灶上的蒸笼---热气可高呢

  洋人打屁---客气

  喝多了滚开水---热心

  【歇后语—人称类】

  三十年开花,四十年结果---老果果(哥哥)

  小车子不抹油---干耳(儿)子

  小蝈蝈---大肚子

  木棍钉在墙上---大小算个橛(爵)

  冬瓜上霜---白胡子老汉

  荒坡上的枣子---小核(孩)

  园外竹笋---外生(甥)

  刺芭林的斑鸠---咕咕(姑姑)

  凉水和面---就就(舅舅)

  袖里点灯---小伙子

  猪蹄子不放盐---淡脚(旦角)

  【歇后语—任人摆布类】

  二姑娘拜年---只有你的席坐,没有你的话说

  大路边上的驴---谁爱骑谁骑

  大路边上的电杆---靠边站

  上了套子的猴子---由人玩耍

  上的猪---捆起来了

  木偶戏子的脑壳---随摆

  木偶表演---任人摆布

  手板心的小---要你活就活,要你死就死

  牛拉磨子---上了圈套

  龙灯的脑壳---任人摆布

  田坎上种黄豆---靠边站

  老牛死了---任剥

  吊桶在你井里---由你做主

  舌头无根---随人转

  灯草拐杖---做不得主

  鸡毛遭风吹---身不由主

  低个子看戏---随上人家说

  洗脸手巾---老是提着

  染匠下河---摆布

  橱窗里的东西---任人摆布

  砧板上的鱼---任人宰割

  砧板上的鱼---任人解剖

  耕田的牛---被人牵着鼻子走

  铁路上的车站---靠边站。